数码暴龙01同人 CP:太和 躲于思念里

DM01 太和

人與人所存在的界限只不過是心理上的一種幻覺,而將這一切扯遠的,是逃避。
它一旦嘗試,便會上癮。
彼此間的謊言與欺騙只不過是一種掩飾的工具。
你說,我們到底還能錯過什麽?
沒有了吧,我們到頭來只會是一無所有。
爲什麽還要一直固執地貫切徹底錯誤的人生觀念。
戲劇性的開始,所帶來的只會是殘缺的落幕。
沒有那一次的偶然,沒有那次數碼世界的冒險,就算我們同在一方都很難會有交集,這正是所謂的天意弄人。
沒有想到,還會再次踏足這裡。速度仍舊,沒有傳統描寫中的灌鉛感。
這條路似乎太窄了,僅僅是一人行走都總是跌跌撞撞。
兩邊的雜草毫無忌憚地往路中延展。勢要霸佔已窄得可憐的小石子路。也許再過些日子,這條路就會完全消失。那麼是否該要慶祝一下這次的恰時?
他側過頭,自嘲地一笑。我說你啊,時常教別人要有勇氣之類之類的話,到投來終究是一個敵不過自己的懦夫。勇氣?別開玩笑了,這東西與其殘留在身體里影響健康,還不如丟到街上讓狗吃掉。八神太一,只不過是活了18年的黃毛小子而已。
還清晰記得那天他毫不留情地拳擊算出自己未來“自命不凡”的“活神仙”。
我們的邂逅時一種緣分啊,少年。
坐下來吧,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活神仙幫你算命。
拜託,這是什麽年代了,還真的有人這麼厚臉皮跑出來騙吃騙喝?
太一上下打量著橫著是大輔豎著還是大輔的“活神仙”。嘴角抽搐著滑稽的裝扮,穿反的馬褂.帶歪的墨鏡。
完完全全打消了要與他說聲:歡迎回來 的念頭。別說我認識你!
我說,大哥。你還是快走吧。這附近很多專砸你這些無牌經營的流動小販的巡警。
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算是打過招呼,便轉身離開。見狀,大輔快步上前死拽住太一的手臂。
“喂喂,先別走。我還沒算命!!”
“少來煩我!!!”
手腕間傳來的陌生溫度,只會使他厭惡的甩開對方的手。他排斥,排斥除他以外的人與自己有什麽的身體接觸。
“不行,你還不能走!”
“放手!!”
毫不理會太一的反抗,強硬拗開他緊握的拳頭。指尖快速劃過手掌上的生命線。
“聽著,人總要趁著年輕做點錯事,不然一定會後悔.....”
“太一,你別逃避了,你明明就是愛著他。”
是啊,你們明明就是相愛。爲什麽總愛逃避,總愛錯過?明明你比我幸運多了。
放開太一的手腕,苦笑著垂下眼瞼,轉身掩飾自己此刻的失態。
“我是不想你們後悔,像我跟賢一樣.....”仿佛是被人按下消聲鍵,最後那句話,也只有大輔自己一人聽得見。支離破碎。
他愛著的那個他,卻隔著另外一個人。他對他的愛只能在暗處偷偷摸摸而不能光明視眾。
你還可以這樣頹廢真讓人嫉妒。我呢,就連暗自傷悲都不能.......
對上大輔雙眸,他分明看到了比自己還要深沉的哀傷。
這時他真的很想吐槽,他做出這樣的表情給自己看又有什麽用。終究还不都是什麽都没能挽回。
誰都不明白,他的逃避只是爲了不然自己哭得難看。
一副失戀的人根本沒有這個資格說我!
倏然的一股笑意湧上。他失态地向后仰頭大笑。
你說我們兩個身為主角,爲什麽結局往往會比配角更失敗?大輔,你要是這麼後悔,當初就應該去搶新郎啊。哈哈哈哈哈...
這是對我們這兩人的悲劇吧。說到底,我們對現實都是無能為力。更進一步,也是會是傷痕累累。
放棄吧,大輔...得不到的就代表,他不再是你的。为什么这么容易明白的道裡,就是没有人願意去面對呢?
自以為是的完場,最終落下的表示拳頭相交。鼻青臉腫。麻木的疼痛感,但誰也沒有在自己的世界上清醒。現實就是如癡殘酷的光景,疼過了。恨過了,傷過了。終究什麽都得不到。又是誰說這不是他一向的作風,我說。你又能瞭解多少個八神太一呢?
更可笑的是,他連自己都完全迷失了。真相早就無從對質。
他是八神太一,他一輩子只是石田和。
僅僅而已...
過只有自己的世界何樂而不為呢?
本來開始就不應該抱有希望,更不能奢望這裡的一切如舊。眼前的一切實在讓他大跌眼眶。沒有了大片繁密的狗尾草。取而代之的便是溢滿眼球的不明小花。似乎比過往的光景還要靈動,鮮活。但是他卻一點都不想欣賞。匆匆離開。
時間讓這裡無情地吞噬了有關他們的一切。觸目驚心的花蔓緊緊卷折著整片地上零星的雜草。這種纏繞壓抑得只讓他感到胸悶的窒息,濃重的壓抑感。終使他寸步不能。自作業不可活,最初抱有期望還一頭栽進去就是最大的錯誤。一次次的妄想破滅已經算是司空見慣。
緊握拳頭,直到指甲深嵌入掌肉,疼得他齜牙咧嘴。自虐的目的是爲了清醒。難得的沒有起風。周邊的一切都以一幅安靜的姿態視眾。不會做聲,不會哭泣。任人蹂躪。
他放長視線眺望遠處連接天邊的分界。失神間竟有一抹樹影掠過。他低頭思忖一陣,扯開嘴角笑了。
“那棵樹,還在嗎?”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說,向流星許願什麽的根本就是對童年的一種回顧。沒有當初的興致勃勃。這只不過是一種應付的形式,幹嗎這麼認真?
思緒到這裡,他不禁懷念12歲前的自己。能夠輕而易舉地得到,不需付出太多。
當初趁著大和還在守更得時候,總會偷跑出來溜到樹上,仰望著儼如白晝的星穹。等待著流星的來臨。那是孩子的願望總是大眾化的,不外乎家人,同伴身體健康,沒穿沒爛平平安安以及我想要XX,老天快點掉下個XX吧。如此之類。所以他早就忘記了當初在那棵樹上許過什麽願,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與石田和無關。命運就偏偏愛跟他開玩笑,將一個連自己許願都還沒輪到他的人,強硬編排到自己的人身劇本中,擾亂自己的生活。
就例如這樣:
“太一,你怎麼還在樹上,輪到你守夜了!!”每次呼喊聲總是突奇而來,嚇得自己總是身子往前一栽,一道完美的自由落體。
待睜開眼皮,視網膜上所映上的總會是大和那傢伙放大再放大的笑臉。真讓人不爽,太一揶揄地勞勞嘴。
“怎麼,每次都這麼不小心。”可惡你認為這是誰的錯啊!!
“快起來吧,太一。男人摔一摔骨頭硬,死不了的。”
你這是什啥歪理啊!按你這個說法這麼健康有益的活動,不編入奧運項目還真的對不起全世界,對吧!!!
你的腦袋秀逗了嗎?我吐槽了嗎?口胡!我又不是X魂那個無能眼鏡男新X,況且吐槽是不會找到飯吃的。如此想著的八神太一總是推辭不了石田和伸出來的手。說白了,他就是不討厭。指尖才稍稍接觸,滾球獸與獨角獸不應時的聲音就震遍這個區域。
“太一!!”
“大和!!”
緊跟隨著的便是各色各樣的喊聲。看來是眾人以為兩人玩失蹤了。
面面相覷,卻倏然發現彼此間距離太近。幾乎是同時的刷一聲。紛紛別過頭。紅暈浮現。心跳到底明顯加速。著曖昧的氣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接下來的更是戲劇化得摸不著頭腦。
對方一句“我先回去了...”他就直接目送眼前的石田和以光速往營地的反方向奔跑。剛翕張的嘴唇,根本就來不及說一句:“喂你跑的方向反了。”他長舒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還是追了上去。
“喂,大和!!”
“大和!!”
奇怪這傢伙居然跑得這麼快.....
認清這份感情的開端,同一個平面內的兩點連成一線。至於平衡與否便是兩人實際作出的行動。這似乎都有嚴重超標的傾向。
竟能一笑而過?但是他做到了,一切都發生在他再見到石田和那一剎。
沿路發現不少有人行走過的痕跡。他轉過頭俯下身,眯縫著眼睛看著從近到遠一路走過的痕跡。
合起來了!!明明是從不同的地方出發的兩人。最終還是走在了一起。
風終於起,輕撫著他細碎的劉海。花瓣夾帶著碎葉開始盤旋起舞,躍動于每縷髮絲之間。
眼前的一抹金色耀眼十足,良久才能適應過來。心情卻不壞。
他勾起一抹笑意,雙手環抱著頭。向他打招呼:“喲,大和”
看著對方錯愕的轉身,他不禁促狹地一笑。
“怎麼,大和。沒人告訴你今晚刮颱風是不會有星空看嗎?”對方輕噗一聲,微微翕動朱唇,正想說些什麽卻率先給自己搶了一步。
最初向我伸出手的是你,這一次。這一次一定要換我先來。
“你好,我是八神太一!”他攤開左手的掌心,右手一把捉起對方的左手。攤開。講縱橫交錯的紋路折合。一條筆直的折口。
“這是我們的未來!不許逃避!!”一字一句的輕柔。他低垂下眼瞼,仍舊保持方才的動作,安靜的。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這算什麽?!”沒想到最初得到的便是不清不楚的回答。他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掃視過對方姣好的臉。
“你覺得你還能承擔起石田和這個重擔?”六年了,你難道還是不能看透現實的本質嗎?他所不下的最後一道防線,他不想面對一次次的期望,換來的只是一次次的失望。漫長的攻防戰終於迎來了最終回。
對方微笑著閉上眼,心想著只要是他的決定,都會平靜地去面對最後的成與敗。
算是六年來自己唯一所學會的。他是石田和,無可救藥的等待和這份感情逐漸明朗的石田和。
今天,誰都不會逃避。
“這裡就是我們的起點,著一刻開始到以後就是我們的全部!!”他終於等到了他的回答。自然地,滑出喉嚨的言語
“你好,我是石田和。”
END

祭 (CP:TK 神田篇 完结)

这是一条悠长的泥泞古道,凝眸远望,前路延伸的方向似乎没有尽头。

夏天的树木在久雨后显得荫浓而湿润。枝条的顶端的不明小花,纷纷开后又再片片洒落。

在沿路绽放出鲜红的颜色。头上是一抹广漠明净的淡彩。流云飘渺。倏然跃进眼眶,然后溜走。于是能感到时间在流走。

眼前一片葱郁.深沉的淡绿,微风袭来。叶瓣在高高的树冠上频频摇,飘荡起伏。呈现一条优美的飘弧。

仿佛这是一条海岸线,而海岸线之上仍旧是那高远晴朗的蓝天。

“切,谁要等你到下次轮回啊!”

鞋底因沾上泥泞,兀自滑溜。不得不放慢行走的步伐。残留在叶片上的雨水总在不经意间打落在衣襟上。

凉意随即蔓延开来,所奇怪的是。思绪在此刻竟好似游丝一般,飘飘漾漾地合拢。最后蜷缩在一起。

“缇奇?”

蓦然转身,发现却是空无一物。才明白,原来等待比起任何东西都要可伶。

拐了个弯,游逛过几个树头。当一望无际的绿野闯入眼帘。心头不禁为之震颤。初夏的阳光仍旧和煦。

暖暖的朝阳散发出它耀眼十足的光彩映照着葱绿广大的草坪,使草地更显生意盎然。映照着阳光,顺着微风锒浪般缓缓推动。绿得耀眼却又不失温柔静谧。

吱呀-吱呀-此时才发现,夏虫的喧嚣是那么令人窒息,身后囤积的风被挤压开来。托起鼓鼓袖口与空荡的背脊。

这次他没有再回头,因为那个方向根本是空无一人。于是长嘘一口长气。沿草地沙沙行走。嘴角不禁渗出笑意。

草坪尽头是被废弃的破落古城。断岩上茂盛的常春藤叶像屏风般左右繁衍。色泽墨绿得几近黑色,那孤芳自赏的姿态实在醉人心泌。

足尖点过杂草交错纵生的小道稍声无息。乍然间感觉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划过。嘴角挑起的弧度是轻蔑还是安然已无从辨别。至少,他不曾后悔。

回忆的感觉实在痛苦,黑暗没入视野交错放映。从空洞的眼窝所延伸出来的是名为等待的枝桠。

只能等待,等待着把它们从那个缺口中除去的那一瞬。涨起的视觉漫过遥远处,单行的视线看得见尽头却寻找不到回转的余地。

风席卷视网膜前的一切,嘴唇翕张,正想说些什么。感觉有股灼热沿着心房一直烧到喉咙。顷刻整个视野被灼烧至惨白。

铺天盖地的黑暗,张开巨大的洞口。将他仅有的思绪吸食而空。然后,他看着他缓缓掉落出自己的视线。那是一个关于掉落的梦境。

世界是对立的,也许上苍觉得只有在这种微妙的对称中,才能体现出世界平衡。于是,正面常常是这样被烘托出来。

窗外跌进一缕光束,刺痛着沉重的眼帘。是落日的余晖还是室内的灯?

“哟,你醒啦。”不用睁眼也记得这把声音是谁。

“混蛋.......”他撑着额头的手遮挡住他的眼睛,身体开始颤抖,声音越来越嘶哑。慢慢地变成了呜咽。缇奇缓缓直起身来,侧过脸展开浅浅的小。擦揉着他的脸颊,低声耳语。

“我回来了,优。”

思绪丛里没有这样清晰,他能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彼此间平稳的呼吸。甚至是稍声无息地从眼中滑落的泪水。很久以后他终于知道自己之所以记得清楚,是为了追忆。这种平淡的日子恐怕不会长久,尽管他从来拒绝承认。

从那时开始他就不自觉地牢记住一路走来的细节。记得比任何一个人都还要清楚。

“缇奇...”他缓慢垂下眼睑,轻唤着。

一阵清风吹来,轻轻拂动他额前的刘海。低声耳语。

“来教我叠纸飞机吧...”

“呵,当然没问题。”缇奇很浅地抬眼,露出淡淡的笑容。

指尖轻划过单薄的纸张,掀起的浅风使纸张也有了一瞬间的扬起。

“这里,两边对折....然后....”

缇奇的左手覆上他的右手,温热感彷如初春的藤蔓,从手臂一直蔓延全身。思维不自觉走神到那里,竟一下子忘记了步骤。慌忙督看对方此刻的进度,缇奇刚折好了纸飞机的最后一角。

“完成了.”微微挪动一下身子,抬头轻笑。

“呐,这个叫做 KANDAYU 哦”

“切,我这只叫TYKI.”因无法将它折成纸飞机,只好将它整张放飞在半空,打划出几道异常平稳的弧线。

“呵,阿优真有情调.”缇奇回转过身,放开手。纸飞机随即沿着划定的轨道扶摇直上,裁开青空。消失在视野尽头。

“那么需要再教一次吗?”侧过头,缓慢抬起眼帘,嘴角掠过一抹笑意。

“切,谁需要你教啊!”给捉住了痛处,赌气将头撇到一旁。

“优.....”动作总比思考运行得迅速,被一把拉起,拥入怀里抱个完整。

“不许闹别扭,等你学会了,我们一起去放飞好吗?”没有挣扎,席卷全身的热度,温暖得根本没有力气挣扎,头不自觉埋在对方颈项间。

“嗯。”柔声应下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承诺。

“那么,阿优。这次可不能再走神喔。”凑上前,双手环抱他纤细的腰身。唇瓣在耳边厮磨着。

“首先,两边上下对折。”温热的吐息打了一个回旋后窜入耳廓,引起身体一阵痉挛。手抽搦着进行动作。

“呃,不对称........”将纸掬捧在手心仔细端详,重新摊开。目测一阵后,还是觉得不够对称。于是继续摊开纸张。

如此动作竟重复了5次.....

缇奇实在看不下去,瞟了一眼那满布伤痕的可怜纸张。

“那个,阿优...”

“不用对称也没关系,这样也同样能折到。”

“哎?”停下手中动作。抬头,正好与缇奇的视线对视。

缇奇一脸笑影地挪动一张崭新的纸张到他跟前。

“换一张新的吧。”

“嗯......”他低头回应着。手里重复方才的动作。

“缇奇...”

“怎么了,阿优?”宠溺地摩挲着他耳边柔顺的长发。回应道。

一声震耳的巨响将他的回答彻底淹没。远方那如火花状的流落物映入眼眶。

“呵,看来今天会有一个大型的祭典,要不要出去看看?”缇奇挽起他的手,直往外跑。

看着缇奇的背影,微蹙着的眉宇显得有点恍惚,深的郁痛莫名从心底涌出,一簇簇火花在半空舞动,旋转,跳跃起伏。

彷如遍地黄金夕烧了苍穹,紧接一阵烟幕缭绕。

眼角又再溢满绚烂的焰火。随着火花的逝落,画面被定格。心却在沦陷。炙热的花火横空穿透,一耸一落,坠落在石灰地上。嗖的发出滋滋火光。然后流窜。

“缇奇...”他将脸紧贴在他的背后。这一瞬缇奇竟失措愣在那里,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转身。想要抬起她深埋在怀中的面庞却没有成功。只好轻轻拍着他略微颤抖的后背,以安抚他的情绪。

“缇奇,果然还是要再说一次...”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好吗?”紧握手中那只还没完成的纸飞机不禁潸然泪下。纸端仿佛是因为泪水的关系而变得残皱,颜色也有些氲了开来。

绚烂又容易稍纵即逝的东西就应该要让熊熊烈火焚烧直至殆尽。他凝视掌心坠落的炙热光团。在漆黑的瞳孔中燃亮起细微的火光。然后看着它安静的没入水里,旋开清浅的涟漪。

“不要离开...”尽管那只是从思念延伸出来的残影。

可是梦终归还是要醒来,无人能例外,一切都要终归现实。

离别的钟声撞击起巨大的声响,如同烟火的消逝。空洞,无情。

空寂的房间,水跌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更为寂寞的声音,脚步声渐近,对方坐在地上,稍声靠近他沉睡的脸。风从开着的窗口溜达进来,撩起两人的发丝。对方低垂的睫毛沾上的泪水倏然滑落。溅开一地水花。对方用手指轻轻擦拭他眼角的泪痕。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难过?对方不解,半垂这眼睑,静静的凝视着还在睡梦中的他。鼻息间延伸出一阵酸楚,心脏有一种被压抑住的感觉。

为什么看见他哭,自己也会同样难过?绝望感竟在此刻如出一辙。

没有想到,指尖的动作会惊醒到他,只见他缓慢睁开眼角,漆黑的眼瞳里弥漫着一层浓重的雾气。长处的睫毛也湿润一片。他开启朱唇,轻唤着。

“缇..奇...”虽然叫的不是自己,但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搂抱住他。拥抱的姿势并不舒服,却异常安心。

对方知道不能放手,绝对不能对他放手。生怕他会在下一秒,挣脱开来。从此,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呐,我想保护你.”不禁加紧手中的力度,搂紧怀中瘦弱的人儿。

“不要离开....”对方轻含着他的耳垂,说“我爱你”

-----------------------------------------------------------------------------------------

湖中粼粼水蓄翠流碧一适宜的角度映衬着空灵的天穹。

随着更多光线的糅进,眼前一片浮光耀金。一只只纸飞机挣脱开手的束缚。平稳地飞翔起来。他站在那里,不停地放飞手中一簌簌的纸飞机,眼眸间透露出的是黑暗如深不见底的沼泽无比无际。

他并没有察觉,自己已走在危险边缘,岌岌可危。半截身体没入水中。被水汽熏软的黑发濡湿了衬衣,白皙无瑕的肌肤隐隐约隐约现。

既有少年青涩的韵味,却有夹杂着太多妩媚。他低垂下头,常常的眼睫毛氤氲上更多的水汽。

风渐起,那些逆风飞翔的纸飞机一个趔趄坠落下来,泛起点点微波后,沉没。他低声呢喃。

“纸飞机还没真正起飞,已无力坠落”

所谓的得与失在对垒着,冲突着。又是谁不幸被深埋在里面?

原本清澈通透的湖面,竟泛着淡绿,再远一些,色泽愈远愈深。最后水波荡漾呈现出略为重浊的黛绿。他笑着,将自己整个人没入湖中...

某个夏日,烈日当空。蝉声实在叫喧得刺耳。它们只有凑上对方的耳畔,才能进行对话。缇奇蹭上他正抻着的脖颈。“呐,阿优跟你说一个秘密。”

“好热,别凑上来。”他推移开缇奇,用手扇起一丝可怜的风,驱散那该死的闷热。

侧过头,刚对上缇奇幽邃的眸子。唇间的灼热感,让他不禁搂上缇奇的腰身,回应深吻。

夏日的祭典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曲终人散的命运。它所留下的痕迹只有那些被风卷扫而其,又嚯地落地的废弃品。他收起脚步,从身后逸过的风撩起他毫无真实感的长发。

唦-----脚边似乎踢中些什么,低头发现。这竟是一只纸飞机。俯身拾起,正好督见纸飞机左翼写上了一行字“这里是只属于我的距离.....”


END

淫乱门面店长产物(店长你果然走在大道前头啊混蛋!)

首先让老子先说一句:店长你太不务正业啊!!
要说牛郎店的代表,就得想起你啊店长!你开创了史上最强大的哗便当...
下面是店长的无聊产物,大概是之前难产。这次一次产了怎么多,你让我们这些幕后的首脑怎么存活啊,掀桌~(根本就是跟牛郎店毫无关系啊店长!!)2853593313893538699.jpg


这只是小受哗

2853593313893538704.jpg


这只是弱攻哗


2853593313893538710.jpg



结婚合照


4544694973971206567.jpg



孩子你辛苦了...这张是原图。这是电影院派的学生看电影票啊窘......
下面是EG
童靴们请自备急救用品,如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恕不负责!谢谢合作~



4274760471305827526.jpg


超人版



4274760471305827530.jpg


偷内衣版



4274760471305827531.jpg


激萌小裤裤版

4274760471305827538.jpg


各位窘神过来合照一张~


4274760471305827542.jpg

继续合照,同志们,冲锋吧


4828421750495284786.jpg



这张是一开始的啊头版。很CJ吧...但之后的小弟弟就哗掉了XDD



4828421750495284803.jpg


这张比较清晰版~


5672283730673727050.jpg


这张是还没完成之前的图...也是合照的一部分吧。大概...嗯。只是大概...


5672283730673727054.jpg

这是非洲哗啦啦舞版。
(滚,是喳喳舞才对...)

5672283730673727052.jpg


这个是人类最伟大的原始运动之一!












错乱(CP:RK 抽风产物)

请务必听着这段BGM阅读:http://www.woopie.jp/video/watch/61a73974057e8edd?kw=%E6%9D%BE%E3%81%9F%E3%81%8B%E5%AD%90&page=1


错乱
萤火虫背负着米粒般大小的光点。在子夜间四处游梭,视线放长了,所容纳的光点就越多。看久了,那些光点不再是光点。它以迤逦成一条条晶莹发亮的细线。就像那些旖旎缠绵的点点忆记。在心中泛起丝丝涟漪。这光带着一点温柔又带着微暖。头脑一阵昏眩,视野也跟着迷糊。那些光点就在这一瞬消逝。凝眸远望,不知何时开始就发现这片林子已不再平静。
唦---唦---唦--
这是鸣虫扯开嘶哑的嗓子叫喧这夏天的来临。
原来又是一个夏天了吗?祖母绿的眼眸凝滞开来。低头捏着手臂无声啜泣。颓然俯身,入堕入万丈深渊。如同碎片不断洒落的现实,因无处可避而变得血肉模糊。泪水,离别甚至是绝望,只会让人作茧自缚。手脚不觉的抽搦。嘴唇翕动。
莲花在风中兀自妖娆。
原本妖娆这一词不能用在高洁的莲花身上。但如果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借物喻人呢?
哼,这等比喻还真是够烂了....思绪到这里心底系就不禁咯噔了一下。涉足在莲花池旁。胀痛的眼睑已不能在触及更多的视野范围。收尽眼底那片摇晃着身姿的莲,突然粲然一笑。
原来是我想你了,优。
记忆中,午后的阳光总是那样澄澈。天空还是那一片恍如海水般的透得明亮的蔚蓝。一束束粉红心形气球挣脱了绳子的束缚,带着新婚的祝福飞翔天穹。一脸幸福的新娘娇嗒嗒地从花车中走出,身后的伴娘小心翼翼地托起她那长长的婚纱裙摆。行走在通往一生见证之处的红地毯上。白樱随着风盘旋起舞,细细碎碎的花瓣点缀了天空,也点缀了神圣的场地。更是点缀了在场每个人脸上洋溢幸福的人。风在撩动着长长的发丝。下意识地去撩动,却又被打散。
阳光柔和地洒满一地。拉比站在教堂前,眺望远处那架纯白色钢琴,火红的发丝被阳光镀上了一层茸茸金光,耀眼十足。当他看见那个消瘦的黑色身影步出教堂,庄重坐在那架钢琴前时。眼底见闪过一丝无法掩饰的欣喜。又是一阵风,额前齐整的刘海轻轻拂动。隐约间露出他那微颤的眉宇。新娘遥望着红地毯尽头的新郎,眉宇间溢满着幸福与喜悦。在双眸触及的那一霎那,仿佛他们就站在那里就这样述说着一生一世。挽起对方的手,执子之手,与子皆老。
这时,悠然的钢琴声随风飘逸。他缓慢垂下眼睑,享受着弹指间演奏钢琴的喜悦。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着。清越的琴音从指间全盘倾斜而出。风从指间的缝隙掠过。他笑了,笑容俊秀绝伦勃动人心。白樱飘零得更多,扑簌簌地已铺满一地。到处都是恍如梦幻红中微泛着白。在场地所有人,没有一个不为这一奏《婚礼进行曲》所动容。
一杖白樱飘悬在眼前,将视线遮挡住。待再度睁开时,周围只剩下一片迷惘的白。白的触目心惊。思绪被硬生生扯回,回到了现实。
呐,今天是六月六日撒....优,这是你的生日吧。今天天气很好喔,没有下雨,所以阿优你不要担心忘记带伞了。还是说阿优你觉得冷了....伸手想触及眼前那冰冷的墓碑,却又在指尖触碰那瞬间迅速收回。是的,他是在害怕,在害怕在触及的同时,仿如昔日触及对方脸颊那样遥不可及。在对方匆匆离开那一刻。他就连最后那一瞬也触及不到。手无力垂下,咬紧唇瓣,却又在下一秒恢复平常的笑容。垂下眼帘。呐,我带来了,是莲花哦...
由医生,病人有失踪了!!护士匆匆忙忙地拉开诊治室的门叫喊着。由医生悠然转身扶起因震动掉下的眼镜框。真伤脑筋,他又跑出去了吗?搁笔沉思。
这病人算是他诊治的精神病人中病情最为怪异也是治疗最长久的一个。扳下手指数数也有三年了吧...
平时,这病人的表现与平常人无异。可是一旦到了六月六日那天,就会一直叨喃着一个单字:优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人的名字。
初次见面时,他像一个失去重要之物的小孩一样在我面前涔涔落泪,说。他想给优建一个墓。他说他的优最喜欢莲花却是最讨厌下雨。看着在搵泪的他,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让我实在无法去拒绝这个要求。他只有在谈起优的时候才会绽放出那个原本属于他带有阳光味道的笑容。他总爱一个人蹲坐在莲花池旁嚓--嚓--嚓地画着那个名为优的肖像或是对着满池的莲花窃窃细语。而六月六日那天,就算是天气恶劣到怎么不像样,他总能在医生和护士重重阻拦下挣脱。到那个空墓前,欷歔不已。
以我目前的情报收集来看,这个叫做“优”的人并不存在。不是死亡。而是从来没有这个人。
所以优,只是他虚幻出来的残影。
也许是不经意更或许是有意,他每次来这里时。总会留下一只千纸鹤。日积月累,我这里已经凑聚了不少。要不是助手一个不小心倒翻珈啡。或许,我永远都不会发现那些千纸鹤的秘密。密密匝匝的千纸鹤构成一句话。
“守护之物,早已破碎怡尽,即使相隔并不遥远。任凭泪水如何纵流,还是无法在心灵处再见面。我的愿望只是能和你的手互相握紧,身体相互拥抱,直至限期...”
这年的六月六日,他再没有回来过。当时调动了医院所有人员去寻找,仍然无果。
某日,在家里整理杂物时。翻到一沓发黄的文件。上面的字迹虽然有点模糊不清。但是能辨别出来。
由曾用名:神田优

日本人
6月6日出生
自从在某场婚礼遇上事故后,失忆至今。
或许待你察觉时,我的时间已经不再流动。风又再吹起。文件打划过半空,随即伴着白樱飘至远方低声啜泣着。
END



呼,写短文好hight,一直都很想写一篇这样意识流的文。医生和病人千丝万缕可攻守互换的关系,是最萌的。掩脸。(其实,大家看懂这篇文没?)

那个墓算是对情感的一种埋藏吧。在神田出事后,他的资料就给洗脱而空。忘记了以前的一切。从事了精神科医生这行职业。随后不久拉比成为了他的病人。所以拉比并不是有精神病,他只是为了接近神田才故装这样。至于结局的话,已经暗藏了拉比已经哗掉的事实。当然就算神田看到这份资料。也并没有想起以往,甚至是拉比。失去就是失去了。就像枝和叶的关系一样。叶一旦掉落,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从枝中重新萌生的芽也再不是先前那片落下的叶了。

最后,谢谢看到最后的大家。

祭(cp:TK 已完结.---------H是浮云,等我哪天RP爆发我就来补充-------)

本来这文的关键词是空幻-H-悲情,现在去了H还有东西看吗?望.....
最近文风总是给悲情熏染而写不出所谓甜到泌心润肺的HAPPY END,而且没能意识流到花魁剧情还真是罪过,跪地抽搐中.....

下面请务必听着这段BG阅读:
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时を超えて 现在,想去见你 - 逾越时空(听上瘾了)

http://bt.lonelylive.cn/defender.wma?c=dD0xMjQ0OTQyMjE4Jmk9MTIxLjkuODAuMjExJnU9U29uZ3MvdjIvZmFpbnRRQy9kYy9hZS9hNWY4MjRkNmM5OGUxMTVmM2NlMzM1MmJlMGE4YWVkYy53bWEmbT1iNzg5N2I0YTQ2YzcyZjFhYTlhZDdmZTUzNWI1YmI1MCZ2PWxpc3RlbiZuPc/W1NosJTIwutzP67z7xOMvtKnUvcqxv9Umcz296NfF0+q148u1sK7E4yZwPXM=

有人说花开花落,终归尘土。

终究我还是等不到落叶静静飘零的那一天,已开始独自伤悲。

熙和的阳光撒落在翛翛树木上,纸飞机打划过天穹,颤动起沉寂的空气。夏天总是那样粘腻。脖颈的凹窝处沾上一片濡湿的汗迹,久久一丝热风袭来。后背略微僵直了一下。纸飞机在空中滑翔着。盘旋出几道完美的弧线,可惜最终还是失去动力徐徐下落。

呐,只要曾经存在过,就是真实的。

嘴角掠过一抹笑意。嘴唇翕动。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泄漏出来。埋藏在身后树林的蝉虫开始叫喧。

吱-呀-吱-呀 繁乱无章的嘶叫,并没有影响他此刻的思绪。蕾丝出来吧...

你要知道,爱上你就是一种禁忌。

觉察到危险地鸟儿儿一声飞走,四周枝叶披拂,延绵的杂草丛中微光点缀。仿佛弹指光阴都会在这一瞬化成细碎沙粒,从指缝隙间稍然溜走。仰起脖颈,让思绪随着白云飘逝而愈渐飘远。薄雾萦绕。兀然盛开一地妖娆的曼珠沙华。

结果我还是停留在发生的那天,不肯离开。舍不得遗忘这一切。

一袭黑蝶扑棱着片翅,停驻在花萼上,拖出缕缕通透的丝线,缠绕一直缠绕。愈长愈密。凝眸远望,却竟冷不慎防降下一阵萧萧冷雨。先是淋淋漓漓,继而淅淅沥沥。雨气空濛而迷幻,淡淡土腥味从草和树林中飘渺。雾气夹杂着雨气弥漫得更厚,能见度越来越低。眼前除了繁密的细线以及一片娇红如血的曼珠沙华。这种强烈的色调对比构成视觉上色彩浓淡的巨大反差。使背景更显得迷茫。恍如一条鲜明的分界将两个纵然不同的世界分割开来。雨声渐渐止住了...

霎然细线汇聚成一束极细的光芒从遥远的天际间投射过来,雾气隐隐浮起。又渐渐地远离丛林树梢。光在每一转折处,反射然后回弹。周围便被笼罩在一片亮光中。亮光过后,紧紧追随的是一缕缕红褐色的淡淡烟尘。朦胧的身影若隐若现。

优.....下意识伸手触及。却被一股冲波反弹开来。单膝跪地保持着仰头姿势。待烟尘散尽,林子恢复一片明净。那些妖娆的曼珠沙华随即化成一股泌心润肺的莲香。经过斜风细雨的过滤,香气更加纯正更加湿润。那抹黑色的身影仿如失去双翼的凤蝶,徐徐下坠。眼看快要坠地。

优,呼喊着对方的名字.骤然起身,拨褪飞奔起来。借着反手的力度,将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稳稳搂抱在怀里。低头凝视怀中少年侧了半脸露出轮廓干净的容颜。

优....他轻唤着。

少年藏在刘海下的眼睑微微翕张,又马上黯淡下去,变成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右手覆上少年的耳背,低声耳语:欢迎回来...

----------------------------------------

盂兰节是一场超度亡灵所举行的仪式,那样的盛典不过是为了满足活着的人无聊感伤而已,死去的人不可能再回来。原本是这样的,不。应该说只能是这样。缇奇向着身旁正拉扯着浴衣一脸茫然的少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是浴衣啦,祭典必穿的.”

很远处的天看空骤然盛开一朵凄艳的烟火,他挑起少年的下颚。目光透过低垂的眼睫扫向少年姣好的容颜。

扯开唇角轻笑,“优,祭典开始了.”

两人手挽手一前一后地行走在喧闹的街道上。“优,要不要吃点什么?”缇奇停驻脚步指向周边小摊。目光的落脚点正好停在少年紧闭的朱唇上。少年干净澄澈的眼眸间闪过一丝窘态。撇过头来,声带微微振动。

“我讨厌甜食.”

“呵,那么来吃点章鱼烧吧,这次你可不能推辞掉哦。”话毕,缇奇手里已抔着一盒腾着热气的章鱼烧。

“来,趁热尝尝....”细心插上竹签,递到少年跟前。不忘叮嘱一句“小心烫到了.”

少年稍稍踟蹰一下,还是伸出手接受。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缇奇侧头询问,少年没有作声。只是一脸淡然地将手中的章鱼烧递上。“喔?”不满地垂下眼睑,嘴角扬起一丝戏谑的弧度。将章鱼烧推至一旁。凑到少年耳旁。左手轻挲着少年耳垂.

“不听话可是不行的喔,优.来喂我....”

男人富带磁性的声线在少年耳边旋绕回荡。久久不能散尽。这是命令.......手不由地搐动。只能乖乖将手中的章鱼烧递至男人唇边。缇奇并没有张嘴迎合。而是单手搂紧少年纤细的腰身。

“优,我来喂你.....”

低头轻轻含着少年递上的食物。舌尖轻推少年的朱唇。少年迟疑一阵,还是很听话地轻启开唇瓣。捉紧男人肩膀上的浴衣。身体半靠在男人身上,让男人的舌探了进来。男人口中的食物通过舌吻的推移传递到少年口中。

突然胸前的蠕动,让少年误以为他要放开自己。却在下一秒,颈脖间传来温热的气息。唇落在细腻的肌肤上,染上片片绯红。被吻得有点瘫软的少年无奈之下,只好将力量全数支撑在男人身上。“优...”缇奇一把横抱起怀中的少年。他低下头,轻啄了一下少年的嘴唇。

“接下来,趁着还有时间,来做点成人该做的事情吧.”

---------H是浮云,等我哪天RP爆发我就来补充-------

准备完毕的光信号摇晃在临时建造的木塔上,夺人耳目。

“优....”缇奇俯身捏着少年的耳垂。低声轻唤着。“优,起来了.祭典的高潮开始了...”从浅睡中醒过来的少年忍着下身传来的不适,揉了揉眼睛。

爱怜地覆上少年的脸颊。“醒过来了吗?那么序幕要开始了.....”

随着一声刺耳的巨响,原本静谧的夜空。突然绽开束束绚目的明亮火光。天空被繁盛的烟花照亮。仿如白昼。少年依偎在男人的怀里,蜷缩着身子,侧耳倾听男人催促的呼吸声。

“赶上了吗?”少年缓慢垂下眼睑,声音低低问道。

“嗯,赶上了....”缇奇轻放下怀中的少年回应道。

他笑了,他的笑容透明又哀伤,明眸间荡漾着一汪浮动的水光。

“真可惜.现在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不觉间泪水悄声无息地从眼中滑落。

“优...”上前将眼前那具瘦弱的身体再度揽入怀中。

“我不是他.我不是你口中喊着的那个优.....我只是你所创造出来跟他拥有同样外貌的残影而已.”

少年平静地闭上眼睑诉说着事实。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下方,没下一片狭长的阴影。缇奇刚想擦拭少年脸颊上泪水的手最终停留在他的耳际。轻轻将他被风吹得有点缭乱的发丝在耳后。

“你在感受的,他也在感受.”右手挽起少年的左手,双指紧扣。

“所以,请好好替他感受到最后.....”少年蓦地睁开漆黑的眼眸。因失去焦距右手良久才抚摩上缇奇俊朗的脸庞。

他低声许诺着:“我明白了....”

“优,这次的烟花是赤红色的牡丹...这次的是三朵金灿的雏菊,这次是.....”原本还能勉强站立的少年,如今只能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头顶上的烟火正值百花齐放,绚烂夺目得连星色也暗弱下来。

随着每道烟火的徐徐升起,消逝。少年的神色就黯然几分。紧挨在自己胸口的少年灼热的体温,穿透过浴衣,渗入肌肤,传达身体内部。

“对不起,时间不多了....恐怕不能坚持到最后.......”

“这已经足够了....”缇奇将脸深深埋进少年柔顺的长发间,闻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感觉他在自己怀里略为平稳的呼吸和心脏跃动的韵律。这一切在这瞬间是那样真实蓦定。

温热的液体悄声滑落,在胸前荡漾开来。

眼泪无法停止了,怎么办?

那就不要停。

缇奇始终没有抬起头,只是把脸埋得更深。眼眉间源源不断地流淌出两行清泪。

“到底还是无法忘记....对吗?”少年边说边抚上缇奇的脸颊,贴上嘴唇。这是少年第一次主动吻他,被吻的男人略为惊讶地看着少年尽在咫尺的睫毛。感受彼此呼吸的纠缠。

“是啊...”

得到回答的少年安稳地闭上眼睛。

突然掀起的风让稍纵即逝的烟花更盛。像黄金急雨般飘零。随即纷披开来。

长发伴随着少年最后的动作垂落下来,手无力地耸拉在一边,头往后仰着。完美的侧脸在绚烂的余晖下晃得惨白。缇奇放下少年,温柔得撩开少年脸颊边的碎发。凄然一笑。

“优,晚安...”

旋踵即逝的时光与支离破碎的梦随着物质颓废而散发的气味被混在一起,然后埋藏。翻滚着发酵。再也无法停止下来。

于是能感受得到。花开花落,终敌不过海市蜃楼。

END

--------------

完结万岁,要H者万死!
o(╯□╰)o存档
o(╯□╰)o茶话君

茶話君

Author:茶話君
二次元家里蹲星人

属性:萝莉样大叔心不明脚毛星人

200%腐化硫酸携带者

万恶高中住宿艺术生一杖

特性:常年囧脸呐喊状


本命:神田优 拉比 缇奇 提耶利亚 洛克昂(尼尔) 阿雷路亚 哈雷路亚 桂小太郎 高杉 阿普 金蝉 ........

最近萌的CP:

DGM:拉比X神田 缇奇X神田 神田X拉比 缇奇X拉比 (本为无节操ALL 神田党)

高达OO:洛克昂(尼尔)X提耶利亚 洛克昂(莱尔)X提耶利亚
李冯兹X提耶利亚 里杰塔X提耶利亚
阿雷路亚X提耶利亚 哈雷路亚X提耶利亚 (ALL提万岁~)
哈雷路亚X阿雷路亚

银魂:高杉X桂 银时X桂 土方X冲田

家庭教师:6918 10069 8059 6996

战B:小十政(死忠

数码暴龙:太一X大和 (攻受可逆)大辅X小贤 阿武X小贤
辉二X辉一
{必要时考虑人兽(特别是13的甲虫兽X辉一(00)...}

最游记:悟空X三藏 悟净X三藏 悟净X八戒

最游记外传:悟空X金蝉 哪吒X悟空 卷帘X天蓬

新撰组异闻录:土方X冲田 (死忠

闪灵二人组:笕十兵卫X风鸟院花月 蛮X银次
黑鸟院夜半X风鸟院花月

最近声控爆发.
卡米亚,三木桑,MAMO,13,00,子安,石头,包子,朴大姐

o(╯□╰)o最新留言
o(╯□╰)o最新文章
o(╯□╰)o大家来灌水
o(╯□╰)o类别
o(╯□╰)o最新留言
o(╯□╰)o裸奔吧少年们
o(╯□╰)o播放器
播放器
o(╯□╰)o流逝光阴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o(╯□╰)o快点过来TX它
o(╯□╰)o无限宇宙爆发
free counters
o(╯□╰)o偷窥之地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