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cp:TK 已完结.---------H是浮云,等我哪天RP爆发我就来补充-------)

本来这文的关键词是空幻-H-悲情,现在去了H还有东西看吗?望.....
最近文风总是给悲情熏染而写不出所谓甜到泌心润肺的HAPPY END,而且没能意识流到花魁剧情还真是罪过,跪地抽搐中.....

下面请务必听着这段BG阅读:
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时を超えて 现在,想去见你 - 逾越时空(听上瘾了)

http://bt.lonelylive.cn/defender.wma?c=dD0xMjQ0OTQyMjE4Jmk9MTIxLjkuODAuMjExJnU9U29uZ3MvdjIvZmFpbnRRQy9kYy9hZS9hNWY4MjRkNmM5OGUxMTVmM2NlMzM1MmJlMGE4YWVkYy53bWEmbT1iNzg5N2I0YTQ2YzcyZjFhYTlhZDdmZTUzNWI1YmI1MCZ2PWxpc3RlbiZuPc/W1NosJTIwutzP67z7xOMvtKnUvcqxv9Umcz296NfF0+q148u1sK7E4yZwPXM=

有人说花开花落,终归尘土。

终究我还是等不到落叶静静飘零的那一天,已开始独自伤悲。

熙和的阳光撒落在翛翛树木上,纸飞机打划过天穹,颤动起沉寂的空气。夏天总是那样粘腻。脖颈的凹窝处沾上一片濡湿的汗迹,久久一丝热风袭来。后背略微僵直了一下。纸飞机在空中滑翔着。盘旋出几道完美的弧线,可惜最终还是失去动力徐徐下落。

呐,只要曾经存在过,就是真实的。

嘴角掠过一抹笑意。嘴唇翕动。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泄漏出来。埋藏在身后树林的蝉虫开始叫喧。

吱-呀-吱-呀 繁乱无章的嘶叫,并没有影响他此刻的思绪。蕾丝出来吧...

你要知道,爱上你就是一种禁忌。

觉察到危险地鸟儿儿一声飞走,四周枝叶披拂,延绵的杂草丛中微光点缀。仿佛弹指光阴都会在这一瞬化成细碎沙粒,从指缝隙间稍然溜走。仰起脖颈,让思绪随着白云飘逝而愈渐飘远。薄雾萦绕。兀然盛开一地妖娆的曼珠沙华。

结果我还是停留在发生的那天,不肯离开。舍不得遗忘这一切。

一袭黑蝶扑棱着片翅,停驻在花萼上,拖出缕缕通透的丝线,缠绕一直缠绕。愈长愈密。凝眸远望,却竟冷不慎防降下一阵萧萧冷雨。先是淋淋漓漓,继而淅淅沥沥。雨气空濛而迷幻,淡淡土腥味从草和树林中飘渺。雾气夹杂着雨气弥漫得更厚,能见度越来越低。眼前除了繁密的细线以及一片娇红如血的曼珠沙华。这种强烈的色调对比构成视觉上色彩浓淡的巨大反差。使背景更显得迷茫。恍如一条鲜明的分界将两个纵然不同的世界分割开来。雨声渐渐止住了...

霎然细线汇聚成一束极细的光芒从遥远的天际间投射过来,雾气隐隐浮起。又渐渐地远离丛林树梢。光在每一转折处,反射然后回弹。周围便被笼罩在一片亮光中。亮光过后,紧紧追随的是一缕缕红褐色的淡淡烟尘。朦胧的身影若隐若现。

优.....下意识伸手触及。却被一股冲波反弹开来。单膝跪地保持着仰头姿势。待烟尘散尽,林子恢复一片明净。那些妖娆的曼珠沙华随即化成一股泌心润肺的莲香。经过斜风细雨的过滤,香气更加纯正更加湿润。那抹黑色的身影仿如失去双翼的凤蝶,徐徐下坠。眼看快要坠地。

优,呼喊着对方的名字.骤然起身,拨褪飞奔起来。借着反手的力度,将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稳稳搂抱在怀里。低头凝视怀中少年侧了半脸露出轮廓干净的容颜。

优....他轻唤着。

少年藏在刘海下的眼睑微微翕张,又马上黯淡下去,变成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右手覆上少年的耳背,低声耳语:欢迎回来...

----------------------------------------

盂兰节是一场超度亡灵所举行的仪式,那样的盛典不过是为了满足活着的人无聊感伤而已,死去的人不可能再回来。原本是这样的,不。应该说只能是这样。缇奇向着身旁正拉扯着浴衣一脸茫然的少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是浴衣啦,祭典必穿的.”

很远处的天看空骤然盛开一朵凄艳的烟火,他挑起少年的下颚。目光透过低垂的眼睫扫向少年姣好的容颜。

扯开唇角轻笑,“优,祭典开始了.”

两人手挽手一前一后地行走在喧闹的街道上。“优,要不要吃点什么?”缇奇停驻脚步指向周边小摊。目光的落脚点正好停在少年紧闭的朱唇上。少年干净澄澈的眼眸间闪过一丝窘态。撇过头来,声带微微振动。

“我讨厌甜食.”

“呵,那么来吃点章鱼烧吧,这次你可不能推辞掉哦。”话毕,缇奇手里已抔着一盒腾着热气的章鱼烧。

“来,趁热尝尝....”细心插上竹签,递到少年跟前。不忘叮嘱一句“小心烫到了.”

少年稍稍踟蹰一下,还是伸出手接受。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缇奇侧头询问,少年没有作声。只是一脸淡然地将手中的章鱼烧递上。“喔?”不满地垂下眼睑,嘴角扬起一丝戏谑的弧度。将章鱼烧推至一旁。凑到少年耳旁。左手轻挲着少年耳垂.

“不听话可是不行的喔,优.来喂我....”

男人富带磁性的声线在少年耳边旋绕回荡。久久不能散尽。这是命令.......手不由地搐动。只能乖乖将手中的章鱼烧递至男人唇边。缇奇并没有张嘴迎合。而是单手搂紧少年纤细的腰身。

“优,我来喂你.....”

低头轻轻含着少年递上的食物。舌尖轻推少年的朱唇。少年迟疑一阵,还是很听话地轻启开唇瓣。捉紧男人肩膀上的浴衣。身体半靠在男人身上,让男人的舌探了进来。男人口中的食物通过舌吻的推移传递到少年口中。

突然胸前的蠕动,让少年误以为他要放开自己。却在下一秒,颈脖间传来温热的气息。唇落在细腻的肌肤上,染上片片绯红。被吻得有点瘫软的少年无奈之下,只好将力量全数支撑在男人身上。“优...”缇奇一把横抱起怀中的少年。他低下头,轻啄了一下少年的嘴唇。

“接下来,趁着还有时间,来做点成人该做的事情吧.”

---------H是浮云,等我哪天RP爆发我就来补充-------

准备完毕的光信号摇晃在临时建造的木塔上,夺人耳目。

“优....”缇奇俯身捏着少年的耳垂。低声轻唤着。“优,起来了.祭典的高潮开始了...”从浅睡中醒过来的少年忍着下身传来的不适,揉了揉眼睛。

爱怜地覆上少年的脸颊。“醒过来了吗?那么序幕要开始了.....”

随着一声刺耳的巨响,原本静谧的夜空。突然绽开束束绚目的明亮火光。天空被繁盛的烟花照亮。仿如白昼。少年依偎在男人的怀里,蜷缩着身子,侧耳倾听男人催促的呼吸声。

“赶上了吗?”少年缓慢垂下眼睑,声音低低问道。

“嗯,赶上了....”缇奇轻放下怀中的少年回应道。

他笑了,他的笑容透明又哀伤,明眸间荡漾着一汪浮动的水光。

“真可惜.现在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不觉间泪水悄声无息地从眼中滑落。

“优...”上前将眼前那具瘦弱的身体再度揽入怀中。

“我不是他.我不是你口中喊着的那个优.....我只是你所创造出来跟他拥有同样外貌的残影而已.”

少年平静地闭上眼睑诉说着事实。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下方,没下一片狭长的阴影。缇奇刚想擦拭少年脸颊上泪水的手最终停留在他的耳际。轻轻将他被风吹得有点缭乱的发丝在耳后。

“你在感受的,他也在感受.”右手挽起少年的左手,双指紧扣。

“所以,请好好替他感受到最后.....”少年蓦地睁开漆黑的眼眸。因失去焦距右手良久才抚摩上缇奇俊朗的脸庞。

他低声许诺着:“我明白了....”

“优,这次的烟花是赤红色的牡丹...这次的是三朵金灿的雏菊,这次是.....”原本还能勉强站立的少年,如今只能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头顶上的烟火正值百花齐放,绚烂夺目得连星色也暗弱下来。

随着每道烟火的徐徐升起,消逝。少年的神色就黯然几分。紧挨在自己胸口的少年灼热的体温,穿透过浴衣,渗入肌肤,传达身体内部。

“对不起,时间不多了....恐怕不能坚持到最后.......”

“这已经足够了....”缇奇将脸深深埋进少年柔顺的长发间,闻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感觉他在自己怀里略为平稳的呼吸和心脏跃动的韵律。这一切在这瞬间是那样真实蓦定。

温热的液体悄声滑落,在胸前荡漾开来。

眼泪无法停止了,怎么办?

那就不要停。

缇奇始终没有抬起头,只是把脸埋得更深。眼眉间源源不断地流淌出两行清泪。

“到底还是无法忘记....对吗?”少年边说边抚上缇奇的脸颊,贴上嘴唇。这是少年第一次主动吻他,被吻的男人略为惊讶地看着少年尽在咫尺的睫毛。感受彼此呼吸的纠缠。

“是啊...”

得到回答的少年安稳地闭上眼睛。

突然掀起的风让稍纵即逝的烟花更盛。像黄金急雨般飘零。随即纷披开来。

长发伴随着少年最后的动作垂落下来,手无力地耸拉在一边,头往后仰着。完美的侧脸在绚烂的余晖下晃得惨白。缇奇放下少年,温柔得撩开少年脸颊边的碎发。凄然一笑。

“优,晚安...”

旋踵即逝的时光与支离破碎的梦随着物质颓废而散发的气味被混在一起,然后埋藏。翻滚着发酵。再也无法停止下来。

于是能感受得到。花开花落,终敌不过海市蜃楼。

END

--------------

完结万岁,要H者万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o(╯□╰)o存档
o(╯□╰)o茶话君

茶話君

Author:茶話君
二次元家里蹲星人

属性:萝莉样大叔心不明脚毛星人

200%腐化硫酸携带者

万恶高中住宿艺术生一杖

特性:常年囧脸呐喊状


本命:神田优 拉比 缇奇 提耶利亚 洛克昂(尼尔) 阿雷路亚 哈雷路亚 桂小太郎 高杉 阿普 金蝉 ........

最近萌的CP:

DGM:拉比X神田 缇奇X神田 神田X拉比 缇奇X拉比 (本为无节操ALL 神田党)

高达OO:洛克昂(尼尔)X提耶利亚 洛克昂(莱尔)X提耶利亚
李冯兹X提耶利亚 里杰塔X提耶利亚
阿雷路亚X提耶利亚 哈雷路亚X提耶利亚 (ALL提万岁~)
哈雷路亚X阿雷路亚

银魂:高杉X桂 银时X桂 土方X冲田

家庭教师:6918 10069 8059 6996

战B:小十政(死忠

数码暴龙:太一X大和 (攻受可逆)大辅X小贤 阿武X小贤
辉二X辉一
{必要时考虑人兽(特别是13的甲虫兽X辉一(00)...}

最游记:悟空X三藏 悟净X三藏 悟净X八戒

最游记外传:悟空X金蝉 哪吒X悟空 卷帘X天蓬

新撰组异闻录:土方X冲田 (死忠

闪灵二人组:笕十兵卫X风鸟院花月 蛮X银次
黑鸟院夜半X风鸟院花月

最近声控爆发.
卡米亚,三木桑,MAMO,13,00,子安,石头,包子,朴大姐

o(╯□╰)o最新留言
o(╯□╰)o最新文章
o(╯□╰)o大家来灌水
o(╯□╰)o类别
o(╯□╰)o最新留言
o(╯□╰)o裸奔吧少年们
o(╯□╰)o播放器
播放器
o(╯□╰)o流逝光阴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o(╯□╰)o快点过来TX它
o(╯□╰)o无限宇宙爆发
free counters
o(╯□╰)o偷窥之地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